首页 > 正文
静海早泄的治疗好办法,静海治疗包皮包茎哪里好,静海可以治男科的医院

静海男性那个医院好点,静海男性阳痿早泄怎么办,静海男科专科医院排名,静海男性泌尿科哪家好,静海在线医生男科咨询,静海包皮包茎切割手术需要多少钱,静海有哪些医院治疗男科,静海专业医治早泄男子医院,静海阳痿哪个医院看得好,静海去哪家治疗早泄好

  “那几天,刚出来个新闻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淹死了。”林华蓉父亲说,他没想到,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林华蓉生前的照片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文|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实习生黄孝光 张艺

  编辑|苏晓明 校对|郭利琴

  那条河叫直河。

  直河边,没留下关于林华蓉的任何痕迹。11天前的8月5日,这位大二女生把最后的呼吸留在了这里。

  外出打工,林华蓉被骗入传销组织。警方经调查后,还原的信息是:在投河前,她受到了传销组织成员言语上的侮辱。

  遭受欺骗、胁迫、拘禁之后,林孝俊不知道,女儿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只知道,林华蓉以命相抗。

  林家的“灯”灭了。

  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曾有林华蓉的一方天地。

  那是二楼的一个角落,有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林华蓉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旁边,是她自己写下的一句话:学习是灯,努力是油,要想点燃,必须加油!

 林华蓉的爷爷奶奶不知道哭过多少次。受访者供图

  3000

  林华蓉是7月11日离开家的,那天正是弟弟高中报名的日子。弟弟要到县里一所民办高中读书。

  7月5日放暑假回家,在家里的几天里,林华蓉不断接到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。她告诉奶奶,同学的亲戚在武汉开了家奶茶店,让她过去帮忙卖奶茶,一个月3000块钱,她想去。

  今年10月,这个刚满20岁的大学生就要去海南一家医院实习,实习期间的来回路费、生活费要3000多元,去武汉打工挣的钱,刚好补上这笔花销。

  林华蓉告诉年近七旬的奶奶,假如实习表现好,就能留下当护士。她在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。

  奶奶建议她问父亲林孝俊要钱,但林华蓉没好意思开口,她低头嘀咕,不想给父亲增加负担了,“弟弟马上要读高中,爸爸正为学费发愁。”

  父亲林孝俊在广东惠州打工,母亲也在外面打工谋生,已经六年没回家,与家人断了联系。

  7月11日,帮弟弟报完名后,林华蓉就出发去了武汉。在奶奶的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,除了帮她买车票,又塞给她300元钱,“假如工作不行,就拿这钱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”

  当天下午五点,林华蓉打来电话,告诉奶奶,大学同学已接到她了,武汉比老家武冈要热好多,语气很兴奋。

  听到孙女已经到达武汉,奶奶很安心,“孙女有出息了。”

  那几天,奶奶老是乐呵呵地到外面讲,孙女找到工作了,可以挣钱了,马上会到海南一家大医院当护士。

林华蓉的村庄。

  7

  第二天,父亲林孝俊知道女儿去武汉打工,隐隐不放心,他给林华蓉打电话,但无人接听。

  “她不接电话,我就有不好的想法,她没有社会经验,我首先想到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。”

  林孝俊依稀记得那条新闻:前几天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最后在河里淹死了。

  林孝俊并不十分了解什么是传销,只听说,最近几年很多年轻人被骗到传销组织,被洗脑后,让干什么干什么,还骗自己的家人,“那时不是恐惧,是厌恶(传销)。”

  好在过了半天,林华蓉回电话了,林孝俊问,“你怎么不接电话,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?”

  女儿解释说,同学介绍她到一家奶茶店工作。林孝俊要求同学接电话,女儿说,“我同学生气了,不接电话了。”

  十天后,在东莞打工的姑姑林小莲接到林华蓉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让全家人稍微放松。她向姑姑描述,武汉的太阳很大、很热,她在一个流动的奶车里工作,主要在步行街流动卖奶茶。她还说太阳把她晒黑了,再回家,可能奶奶都认不出这个孙女了。

  她还嘱咐姑姑,“不要太累了,要保重身体。”

  “她说的有鼻子有眼儿,真的听不出任何破绽。”姑姑说。

  最惦记的还是林孝俊,他清楚地记得,从7月12日到8月3日,他曾7次和女儿微信联系。分别是:7月12日、14日、29日、30日,8月1日、2日、3日。

  每次联系,林华蓉都寥寥几句话应付。

  从7月12日开始,林华蓉便没有和父亲微信语音聊天或者打电话了,经常是隔了一天或几天,才回复信息。林孝俊打电话过去,无人接听,隔了一到两天,微信文字回复,“没有接到电话”,或者“有空打”。

  林孝俊觉得不正常,“女儿怎么变得那么陌生了?”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林华蓉每隔两三天,就会主动发信息和父亲聊天。

  “8月初那几天,我已经非常怀疑她陷入传销组织了,很急,但我不确定她到底在哪里,也不敢轻易报案,就等着她什么时候要钱,再顺着线索找他们。”

 出事后,林孝俊在朋友圈怀念女儿。

  

  8月5日,奶奶在亲戚家串门聊天,接到村妇联主任的电话,问家里是不是有个在长沙读大学的孙女,叫林华蓉。

  “她在湖北淹死了。”电话里的讯息很冰冷。

  “城里怎么会淹死人呢?”奶奶还没问完这句话,就瘫坐在了地上,手拿不起电话了。

  林孝俊和几个亲戚赶到,如他最初的猜测,女儿陷入了传销组织。

  8月5日,林华蓉的遗体在出事地点几百米外被打捞上来,在水里浸泡了超过12小时,“已经不像样子了,脸已经浸泡得变了形。”

  钟祥警方在官方微博通报称,“8月4日上午9时许,许某某、郭某某和谢某某与林华蓉行至直河岸边,继续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,林华蓉情绪激动,跳入河中溺亡。”

 钟祥市公安局给林华蓉父亲林孝俊的立案通知书。

  林华蓉并没有在武汉,而是被那位同学拉到了湖北钟祥的一个传销窝点,据警方调查,该同学姓卿,是林华蓉的学长,在2016年因违反校纪,校方对其作了自动退学处理。

  钟祥警方对媒体介绍,林华蓉被骗到传销窝点后,手机、钱、身份证就被没收。传销人员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剩菜堆里捡来的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男女各住一个房间,门是反锁的,很难逃走。

  林孝俊怀疑,7月12日以后女儿发给自己的微信,可能都是别人操作的。后经警方证实,林华蓉的手机确实被传销人员控制,给林孝俊的消息也是传销人员编发的。

  8月6日,林华蓉的姑父黄元生也到了钟祥,“那是郊区的一个民房,两室两厅,70多平米,里面只有床,没有别的东西,里面住了十几个人。”

  想到女儿生前被控制在这一处简陋的房间里,林孝俊心里就刺痛,他说想象不到,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女儿,最后会呆在这个地方。

  姑父黄元生从警方得知,被骗到该窝点后,该组织让林华蓉交2800元钱,被林华蓉拒绝。之后,该组织一直要求林华蓉加入团伙,林华蓉坚决不从。

  从该窝点附近的视频监控中,黄元生看到,8月4日早上,林华蓉被三人带出了窝点,“华蓉和一个人在前面走,后面两个人跟在后面。”

  警方对媒体还原:步行到距租住地约5公里的直河边,期间,林华蓉受到言语上的侮辱,最终跳河溺亡。

  家人不知道林华蓉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事发现场,同行的两男一女都不会游泳,三人呼救并有一人跳入河中尝试施救,未果后离开。几名在岸边钓鱼者报警后,警方赶到现场将未走远的3人控制。

  但林孝俊不接受这个说法,“她好好的,怎么会想到跳河呢?”

  “那么大一个姑娘,现在成了一把灰,怎么面对呢?” 姑父黄元生说。

  心里最疼的是林孝俊,他知道李文星的新闻,但他没想到,这世间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 奶奶说她理解孙女。“她怎么好开口给我们要钱呢。”她知道家里不容易,最近一两年,林华蓉总是对奶奶说,“我长大了。”

林华蓉的卧室。

  

  林华蓉家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这个只有200口人的村庄,上了年纪的奶奶一直认为这是个很大的地方。

  她的家在村子中央,三层楼房,看起来和村里其他民房没多大区别。屋子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,没有空调、冰箱,一个风扇是十年前买的。

 林华蓉的家里没几件家具。

  林华蓉的房间在二楼,房间里很空,到长沙读大学后,她的床就被搬了出来,冬天回来,家人会把床搬进去,铺上被子将就,夏天就在二楼的客厅打地铺,“夏天热,没有空调,客厅通风好。”

  能证明这是林华蓉的“闺房”的,是一个角落,一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墙上有一条励志标语,是她高中时写上去的

 林华蓉高中时代贴在墙上的励志标语。

  “这个家庭,一般以下。”林华蓉的亲戚说。

  家里有四亩田,一年收入2000多元。林华蓉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,父母便出去打工了,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就交给爷爷奶奶抚养。再之后的年月,比林华蓉小六岁的弟弟,也是两位老人带大的。

  林孝俊说,他平时不敢回家,回家就要误工,要扣钱,“二十年中,感觉自己很努力,但生活还是绷得紧紧的。”

  为了省钱,他现在住的是160块钱租来的铁皮房,夏天酷热,就睡到铁皮房外面的水泥地上。

  2007年,林孝俊有了点积蓄,本想着可以松一口气,给父母儿女好点的生活,但村里开始了建房热,村民们把老房子盖成了楼房,“建二层都丢人,别人会笑话你没本事,要建三层。”那年,林华蓉家建房子花了二十多万。

 林华蓉初中时的奖状。

  林华蓉读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现在的学费、生活费加起来要一万五千元,弟弟成绩一般,今年中考没被公办高中录取,只能读民办高中,一学期学费5000元,加上生活费也要一万五千元,被村里人称为“贵族学校”。

  这让林孝俊感觉到压力,朋友圈里,他总是失眠。一个月前,他在朋友圈转了个视频,视频里,一个男人拉着车,车上有老人孩子,男人使劲往坡上爬。林孝俊说,这就像他自己,脚一打滑,一个人都要完了。

  在惠州一个鞋厂打工,除了租房子和生活花销,林孝俊一个月省下3000元左右,一年纯收入也就三万多元,除去两个孩子读书生活费,几乎没有积蓄。

  林华蓉一个月生活费是1000元。一位大学同学说,林华蓉在学校穿着很朴素,经常都是那么一两件衣服,但洗得很干净,打扮得一丝不苟。

  有时月末,她每天只吃两顿饭,“现在一个盖饭都要十几块钱,一天吃饭都要三十块钱,一千块钱生活费不够花。”有时候同学问她为什么不吃饭,她说自己减肥,“但明明看到她有时候会在晚上泡面吃。”

  林华蓉在学校是入党积极分子,得过助学金。她一个同学说,在第二年,林华蓉主动把助学金让了出去,说班上还有比自己更困难的同学。

  14岁的弟弟也意识到,“我的家里在班上同学中算穷的,在村里也是一般以下。”

  弟弟和姐姐平时交流不多,他有时不懂姐姐。看到弟弟成绩考得很差,她会大动肝火,“我挺怕她的,那时候她很凶。”

  在姑姑林小莲的印象里,华蓉长大了,心里承担的东西越来越多,但她不说出来,就是倔强地扛着,“她和我关系很好,但从来不向我要钱,给都不要。”

 林华蓉出事后,弟弟坐在窗前,终日不出门。

  

  穷日子太久了,总会希望寄托到孩子身上,读书是唯一的出路,村里出了几个大学生,出去之后,在外面买了房,成了城里人,到了城里,生活就宽阔了。

  林华蓉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高中时就对奶奶说,将来考上大学,要把爷爷和奶奶接到城里住,让他们享福。

  奶奶格外心疼这个孙女,林华蓉高二的时候,老人去县城租了个房子去陪读,“一是不放心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城里上学,二是照顾她的生活,让她用心学习。”

  林华蓉最后读了一个大专,但对没有出过远门的爷爷奶奶来说,孙女已经“很成功了”。在村里,这个女孩令人羡慕,身高一米七,长相俊俏。奶奶想着,大学毕业,一定找个好人家嫁了。

  弟弟说,姐姐希望成为一名护士,以后到军队里的医院上班,找个军官当男朋友。

  弟弟把姐姐的这个秘密告诉奶奶,奶奶笑得合不拢嘴。孙女马上要毕业了,梦想就能实现了。

  这次离家之前,林华蓉到县里给爷爷奶奶弟弟各买了一件衣服,那是她大学省下来的生活费。

  三件衣服加起来,不到一百块钱,给奶奶换衣服的时候,她哭了,奶奶一直穿邻居淘汰的衣服,她说,“以后,我毕业了,再也不让你穿别人的衣服了。”

 林华蓉离开前,花了19元为奶奶买了件衣服。

  离开前,她和弟弟吵了一架,她想让弟弟去补课,弟弟没有同意,她骂了弟弟一顿,“我们考上大学了,日子过好了,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  林华蓉爷爷说,“假如不出事,这个家,就从一般以下到一般以上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林孝俊心里已经没有关于家的未来,“我一闭眼,就是女儿对我笑。”

  但一周前,林孝俊还是烧掉了女儿所有的衣服,选择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山坡。

  火光吞噬了所有的颜色,灰烬随风飘远。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“那几天,刚出来个新闻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淹死了。”林华蓉父亲说,他没想到,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林华蓉生前的照片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文|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实习生黄孝光 张艺

  编辑|苏晓明 校对|郭利琴

  那条河叫直河。

  直河边,没留下关于林华蓉的任何痕迹。11天前的8月5日,这位大二女生把最后的呼吸留在了这里。

  外出打工,林华蓉被骗入传销组织。警方经调查后,还原的信息是:在投河前,她受到了传销组织成员言语上的侮辱。

  遭受欺骗、胁迫、拘禁之后,林孝俊不知道,女儿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只知道,林华蓉以命相抗。

  林家的“灯”灭了。

  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曾有林华蓉的一方天地。

  那是二楼的一个角落,有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林华蓉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旁边,是她自己写下的一句话:学习是灯,努力是油,要想点燃,必须加油!

 林华蓉的爷爷奶奶不知道哭过多少次。受访者供图

  3000

  林华蓉是7月11日离开家的,那天正是弟弟高中报名的日子。弟弟要到县里一所民办高中读书。

  7月5日放暑假回家,在家里的几天里,林华蓉不断接到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。她告诉奶奶,同学的亲戚在武汉开了家奶茶店,让她过去帮忙卖奶茶,一个月3000块钱,她想去。

  今年10月,这个刚满20岁的大学生就要去海南一家医院实习,实习期间的来回路费、生活费要3000多元,去武汉打工挣的钱,刚好补上这笔花销。

  林华蓉告诉年近七旬的奶奶,假如实习表现好,就能留下当护士。她在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。

  奶奶建议她问父亲林孝俊要钱,但林华蓉没好意思开口,她低头嘀咕,不想给父亲增加负担了,“弟弟马上要读高中,爸爸正为学费发愁。”

  父亲林孝俊在广东惠州打工,母亲也在外面打工谋生,已经六年没回家,与家人断了联系。

  7月11日,帮弟弟报完名后,林华蓉就出发去了武汉。在奶奶的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,除了帮她买车票,又塞给她300元钱,“假如工作不行,就拿这钱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”

  当天下午五点,林华蓉打来电话,告诉奶奶,大学同学已接到她了,武汉比老家武冈要热好多,语气很兴奋。

  听到孙女已经到达武汉,奶奶很安心,“孙女有出息了。”

  那几天,奶奶老是乐呵呵地到外面讲,孙女找到工作了,可以挣钱了,马上会到海南一家大医院当护士。

林华蓉的村庄。

  7

  第二天,父亲林孝俊知道女儿去武汉打工,隐隐不放心,他给林华蓉打电话,但无人接听。

  “她不接电话,我就有不好的想法,她没有社会经验,我首先想到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。”

  林孝俊依稀记得那条新闻:前几天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最后在河里淹死了。

  林孝俊并不十分了解什么是传销,只听说,最近几年很多年轻人被骗到传销组织,被洗脑后,让干什么干什么,还骗自己的家人,“那时不是恐惧,是厌恶(传销)。”

  好在过了半天,林华蓉回电话了,林孝俊问,“你怎么不接电话,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?”

  女儿解释说,同学介绍她到一家奶茶店工作。林孝俊要求同学接电话,女儿说,“我同学生气了,不接电话了。”

  十天后,在东莞打工的姑姑林小莲接到林华蓉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让全家人稍微放松。她向姑姑描述,武汉的太阳很大、很热,她在一个流动的奶车里工作,主要在步行街流动卖奶茶。她还说太阳把她晒黑了,再回家,可能奶奶都认不出这个孙女了。

  她还嘱咐姑姑,“不要太累了,要保重身体。”

  “她说的有鼻子有眼儿,真的听不出任何破绽。”姑姑说。

  最惦记的还是林孝俊,他清楚地记得,从7月12日到8月3日,他曾7次和女儿微信联系。分别是:7月12日、14日、29日、30日,8月1日、2日、3日。

  每次联系,林华蓉都寥寥几句话应付。

  从7月12日开始,林华蓉便没有和父亲微信语音聊天或者打电话了,经常是隔了一天或几天,才回复信息。林孝俊打电话过去,无人接听,隔了一到两天,微信文字回复,“没有接到电话”,或者“有空打”。

  林孝俊觉得不正常,“女儿怎么变得那么陌生了?”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林华蓉每隔两三天,就会主动发信息和父亲聊天。

  “8月初那几天,我已经非常怀疑她陷入传销组织了,很急,但我不确定她到底在哪里,也不敢轻易报案,就等着她什么时候要钱,再顺着线索找他们。”

 出事后,林孝俊在朋友圈怀念女儿。

  

  8月5日,奶奶在亲戚家串门聊天,接到村妇联主任的电话,问家里是不是有个在长沙读大学的孙女,叫林华蓉。

  “她在湖北淹死了。”电话里的讯息很冰冷。

  “城里怎么会淹死人呢?”奶奶还没问完这句话,就瘫坐在了地上,手拿不起电话了。

  林孝俊和几个亲戚赶到,如他最初的猜测,女儿陷入了传销组织。

  8月5日,林华蓉的遗体在出事地点几百米外被打捞上来,在水里浸泡了超过12小时,“已经不像样子了,脸已经浸泡得变了形。”

  钟祥警方在官方微博通报称,“8月4日上午9时许,许某某、郭某某和谢某某与林华蓉行至直河岸边,继续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,林华蓉情绪激动,跳入河中溺亡。”

 钟祥市公安局给林华蓉父亲林孝俊的立案通知书。

  林华蓉并没有在武汉,而是被那位同学拉到了湖北钟祥的一个传销窝点,据警方调查,该同学姓卿,是林华蓉的学长,在2016年因违反校纪,校方对其作了自动退学处理。

  钟祥警方对媒体介绍,林华蓉被骗到传销窝点后,手机、钱、身份证就被没收。传销人员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剩菜堆里捡来的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男女各住一个房间,门是反锁的,很难逃走。

  林孝俊怀疑,7月12日以后女儿发给自己的微信,可能都是别人操作的。后经警方证实,林华蓉的手机确实被传销人员控制,给林孝俊的消息也是传销人员编发的。

  8月6日,林华蓉的姑父黄元生也到了钟祥,“那是郊区的一个民房,两室两厅,70多平米,里面只有床,没有别的东西,里面住了十几个人。”

  想到女儿生前被控制在这一处简陋的房间里,林孝俊心里就刺痛,他说想象不到,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女儿,最后会呆在这个地方。

  姑父黄元生从警方得知,被骗到该窝点后,该组织让林华蓉交2800元钱,被林华蓉拒绝。之后,该组织一直要求林华蓉加入团伙,林华蓉坚决不从。

  从该窝点附近的视频监控中,黄元生看到,8月4日早上,林华蓉被三人带出了窝点,“华蓉和一个人在前面走,后面两个人跟在后面。”

  警方对媒体还原:步行到距租住地约5公里的直河边,期间,林华蓉受到言语上的侮辱,最终跳河溺亡。

  家人不知道林华蓉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事发现场,同行的两男一女都不会游泳,三人呼救并有一人跳入河中尝试施救,未果后离开。几名在岸边钓鱼者报警后,警方赶到现场将未走远的3人控制。

  但林孝俊不接受这个说法,“她好好的,怎么会想到跳河呢?”

  “那么大一个姑娘,现在成了一把灰,怎么面对呢?” 姑父黄元生说。

  心里最疼的是林孝俊,他知道李文星的新闻,但他没想到,这世间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 奶奶说她理解孙女。“她怎么好开口给我们要钱呢。”她知道家里不容易,最近一两年,林华蓉总是对奶奶说,“我长大了。”

林华蓉的卧室。

  

  林华蓉家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这个只有200口人的村庄,上了年纪的奶奶一直认为这是个很大的地方。

  她的家在村子中央,三层楼房,看起来和村里其他民房没多大区别。屋子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,没有空调、冰箱,一个风扇是十年前买的。

 林华蓉的家里没几件家具。

  林华蓉的房间在二楼,房间里很空,到长沙读大学后,她的床就被搬了出来,冬天回来,家人会把床搬进去,铺上被子将就,夏天就在二楼的客厅打地铺,“夏天热,没有空调,客厅通风好。”

  能证明这是林华蓉的“闺房”的,是一个角落,一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墙上有一条励志标语,是她高中时写上去的

 林华蓉高中时代贴在墙上的励志标语。

  “这个家庭,一般以下。”林华蓉的亲戚说。

  家里有四亩田,一年收入2000多元。林华蓉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,父母便出去打工了,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就交给爷爷奶奶抚养。再之后的年月,比林华蓉小六岁的弟弟,也是两位老人带大的。

  林孝俊说,他平时不敢回家,回家就要误工,要扣钱,“二十年中,感觉自己很努力,但生活还是绷得紧紧的。”

  为了省钱,他现在住的是160块钱租来的铁皮房,夏天酷热,就睡到铁皮房外面的水泥地上。

  2007年,林孝俊有了点积蓄,本想着可以松一口气,给父母儿女好点的生活,但村里开始了建房热,村民们把老房子盖成了楼房,“建二层都丢人,别人会笑话你没本事,要建三层。”那年,林华蓉家建房子花了二十多万。

 林华蓉初中时的奖状。

  林华蓉读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现在的学费、生活费加起来要一万五千元,弟弟成绩一般,今年中考没被公办高中录取,只能读民办高中,一学期学费5000元,加上生活费也要一万五千元,被村里人称为“贵族学校”。

  这让林孝俊感觉到压力,朋友圈里,他总是失眠。一个月前,他在朋友圈转了个视频,视频里,一个男人拉着车,车上有老人孩子,男人使劲往坡上爬。林孝俊说,这就像他自己,脚一打滑,一个人都要完了。

  在惠州一个鞋厂打工,除了租房子和生活花销,林孝俊一个月省下3000元左右,一年纯收入也就三万多元,除去两个孩子读书生活费,几乎没有积蓄。

  林华蓉一个月生活费是1000元。一位大学同学说,林华蓉在学校穿着很朴素,经常都是那么一两件衣服,但洗得很干净,打扮得一丝不苟。

  有时月末,她每天只吃两顿饭,“现在一个盖饭都要十几块钱,一天吃饭都要三十块钱,一千块钱生活费不够花。”有时候同学问她为什么不吃饭,她说自己减肥,“但明明看到她有时候会在晚上泡面吃。”

  林华蓉在学校是入党积极分子,得过助学金。她一个同学说,在第二年,林华蓉主动把助学金让了出去,说班上还有比自己更困难的同学。

  14岁的弟弟也意识到,“我的家里在班上同学中算穷的,在村里也是一般以下。”

  弟弟和姐姐平时交流不多,他有时不懂姐姐。看到弟弟成绩考得很差,她会大动肝火,“我挺怕她的,那时候她很凶。”

  在姑姑林小莲的印象里,华蓉长大了,心里承担的东西越来越多,但她不说出来,就是倔强地扛着,“她和我关系很好,但从来不向我要钱,给都不要。”

 林华蓉出事后,弟弟坐在窗前,终日不出门。

  

  穷日子太久了,总会希望寄托到孩子身上,读书是唯一的出路,村里出了几个大学生,出去之后,在外面买了房,成了城里人,到了城里,生活就宽阔了。

  林华蓉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高中时就对奶奶说,将来考上大学,要把爷爷和奶奶接到城里住,让他们享福。

  奶奶格外心疼这个孙女,林华蓉高二的时候,老人去县城租了个房子去陪读,“一是不放心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城里上学,二是照顾她的生活,让她用心学习。”

  林华蓉最后读了一个大专,但对没有出过远门的爷爷奶奶来说,孙女已经“很成功了”。在村里,这个女孩令人羡慕,身高一米七,长相俊俏。奶奶想着,大学毕业,一定找个好人家嫁了。

  弟弟说,姐姐希望成为一名护士,以后到军队里的医院上班,找个军官当男朋友。

  弟弟把姐姐的这个秘密告诉奶奶,奶奶笑得合不拢嘴。孙女马上要毕业了,梦想就能实现了。

  这次离家之前,林华蓉到县里给爷爷奶奶弟弟各买了一件衣服,那是她大学省下来的生活费。

  三件衣服加起来,不到一百块钱,给奶奶换衣服的时候,她哭了,奶奶一直穿邻居淘汰的衣服,她说,“以后,我毕业了,再也不让你穿别人的衣服了。”

 林华蓉离开前,花了19元为奶奶买了件衣服。

  离开前,她和弟弟吵了一架,她想让弟弟去补课,弟弟没有同意,她骂了弟弟一顿,“我们考上大学了,日子过好了,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  林华蓉爷爷说,“假如不出事,这个家,就从一般以下到一般以上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林孝俊心里已经没有关于家的未来,“我一闭眼,就是女儿对我笑。”

  但一周前,林孝俊还是烧掉了女儿所有的衣服,选择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山坡。

  火光吞噬了所有的颜色,灰烬随风飘远。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“那几天,刚出来个新闻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淹死了。”林华蓉父亲说,他没想到,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林华蓉生前的照片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文|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实习生黄孝光 张艺

  编辑|苏晓明 校对|郭利琴

  那条河叫直河。

  直河边,没留下关于林华蓉的任何痕迹。11天前的8月5日,这位大二女生把最后的呼吸留在了这里。

  外出打工,林华蓉被骗入传销组织。警方经调查后,还原的信息是:在投河前,她受到了传销组织成员言语上的侮辱。

  遭受欺骗、胁迫、拘禁之后,林孝俊不知道,女儿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只知道,林华蓉以命相抗。

  林家的“灯”灭了。

  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曾有林华蓉的一方天地。

  那是二楼的一个角落,有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林华蓉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旁边,是她自己写下的一句话:学习是灯,努力是油,要想点燃,必须加油!

 林华蓉的爷爷奶奶不知道哭过多少次。受访者供图

  3000

  林华蓉是7月11日离开家的,那天正是弟弟高中报名的日子。弟弟要到县里一所民办高中读书。

  7月5日放暑假回家,在家里的几天里,林华蓉不断接到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。她告诉奶奶,同学的亲戚在武汉开了家奶茶店,让她过去帮忙卖奶茶,一个月3000块钱,她想去。

  今年10月,这个刚满20岁的大学生就要去海南一家医院实习,实习期间的来回路费、生活费要3000多元,去武汉打工挣的钱,刚好补上这笔花销。

  林华蓉告诉年近七旬的奶奶,假如实习表现好,就能留下当护士。她在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。

  奶奶建议她问父亲林孝俊要钱,但林华蓉没好意思开口,她低头嘀咕,不想给父亲增加负担了,“弟弟马上要读高中,爸爸正为学费发愁。”

  父亲林孝俊在广东惠州打工,母亲也在外面打工谋生,已经六年没回家,与家人断了联系。

  7月11日,帮弟弟报完名后,林华蓉就出发去了武汉。在奶奶的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,除了帮她买车票,又塞给她300元钱,“假如工作不行,就拿这钱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”

  当天下午五点,林华蓉打来电话,告诉奶奶,大学同学已接到她了,武汉比老家武冈要热好多,语气很兴奋。

  听到孙女已经到达武汉,奶奶很安心,“孙女有出息了。”

  那几天,奶奶老是乐呵呵地到外面讲,孙女找到工作了,可以挣钱了,马上会到海南一家大医院当护士。

林华蓉的村庄。

  7

  第二天,父亲林孝俊知道女儿去武汉打工,隐隐不放心,他给林华蓉打电话,但无人接听。

  “她不接电话,我就有不好的想法,她没有社会经验,我首先想到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。”

  林孝俊依稀记得那条新闻:前几天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最后在河里淹死了。

  林孝俊并不十分了解什么是传销,只听说,最近几年很多年轻人被骗到传销组织,被洗脑后,让干什么干什么,还骗自己的家人,“那时不是恐惧,是厌恶(传销)。”

  好在过了半天,林华蓉回电话了,林孝俊问,“你怎么不接电话,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?”

  女儿解释说,同学介绍她到一家奶茶店工作。林孝俊要求同学接电话,女儿说,“我同学生气了,不接电话了。”

  十天后,在东莞打工的姑姑林小莲接到林华蓉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让全家人稍微放松。她向姑姑描述,武汉的太阳很大、很热,她在一个流动的奶车里工作,主要在步行街流动卖奶茶。她还说太阳把她晒黑了,再回家,可能奶奶都认不出这个孙女了。

  她还嘱咐姑姑,“不要太累了,要保重身体。”

  “她说的有鼻子有眼儿,真的听不出任何破绽。”姑姑说。

  最惦记的还是林孝俊,他清楚地记得,从7月12日到8月3日,他曾7次和女儿微信联系。分别是:7月12日、14日、29日、30日,8月1日、2日、3日。

  每次联系,林华蓉都寥寥几句话应付。

  从7月12日开始,林华蓉便没有和父亲微信语音聊天或者打电话了,经常是隔了一天或几天,才回复信息。林孝俊打电话过去,无人接听,隔了一到两天,微信文字回复,“没有接到电话”,或者“有空打”。

  林孝俊觉得不正常,“女儿怎么变得那么陌生了?”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林华蓉每隔两三天,就会主动发信息和父亲聊天。

  “8月初那几天,我已经非常怀疑她陷入传销组织了,很急,但我不确定她到底在哪里,也不敢轻易报案,就等着她什么时候要钱,再顺着线索找他们。”

 出事后,林孝俊在朋友圈怀念女儿。

  

  8月5日,奶奶在亲戚家串门聊天,接到村妇联主任的电话,问家里是不是有个在长沙读大学的孙女,叫林华蓉。

  “她在湖北淹死了。”电话里的讯息很冰冷。

  “城里怎么会淹死人呢?”奶奶还没问完这句话,就瘫坐在了地上,手拿不起电话了。

  林孝俊和几个亲戚赶到,如他最初的猜测,女儿陷入了传销组织。

  8月5日,林华蓉的遗体在出事地点几百米外被打捞上来,在水里浸泡了超过12小时,“已经不像样子了,脸已经浸泡得变了形。”

  钟祥警方在官方微博通报称,“8月4日上午9时许,许某某、郭某某和谢某某与林华蓉行至直河岸边,继续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,林华蓉情绪激动,跳入河中溺亡。”

 钟祥市公安局给林华蓉父亲林孝俊的立案通知书。

  林华蓉并没有在武汉,而是被那位同学拉到了湖北钟祥的一个传销窝点,据警方调查,该同学姓卿,是林华蓉的学长,在2016年因违反校纪,校方对其作了自动退学处理。

  钟祥警方对媒体介绍,林华蓉被骗到传销窝点后,手机、钱、身份证就被没收。传销人员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剩菜堆里捡来的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男女各住一个房间,门是反锁的,很难逃走。

  林孝俊怀疑,7月12日以后女儿发给自己的微信,可能都是别人操作的。后经警方证实,林华蓉的手机确实被传销人员控制,给林孝俊的消息也是传销人员编发的。

  8月6日,林华蓉的姑父黄元生也到了钟祥,“那是郊区的一个民房,两室两厅,70多平米,里面只有床,没有别的东西,里面住了十几个人。”

  想到女儿生前被控制在这一处简陋的房间里,林孝俊心里就刺痛,他说想象不到,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女儿,最后会呆在这个地方。

  姑父黄元生从警方得知,被骗到该窝点后,该组织让林华蓉交2800元钱,被林华蓉拒绝。之后,该组织一直要求林华蓉加入团伙,林华蓉坚决不从。

  从该窝点附近的视频监控中,黄元生看到,8月4日早上,林华蓉被三人带出了窝点,“华蓉和一个人在前面走,后面两个人跟在后面。”

  警方对媒体还原:步行到距租住地约5公里的直河边,期间,林华蓉受到言语上的侮辱,最终跳河溺亡。

  家人不知道林华蓉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  事发现场,同行的两男一女都不会游泳,三人呼救并有一人跳入河中尝试施救,未果后离开。几名在岸边钓鱼者报警后,警方赶到现场将未走远的3人控制。

  但林孝俊不接受这个说法,“她好好的,怎么会想到跳河呢?”

  “那么大一个姑娘,现在成了一把灰,怎么面对呢?” 姑父黄元生说。

  心里最疼的是林孝俊,他知道李文星的新闻,但他没想到,这世间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  奶奶说她理解孙女。“她怎么好开口给我们要钱呢。”她知道家里不容易,最近一两年,林华蓉总是对奶奶说,“我长大了。”

林华蓉的卧室。

  

  林华蓉家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这个只有200口人的村庄,上了年纪的奶奶一直认为这是个很大的地方。

  她的家在村子中央,三层楼房,看起来和村里其他民房没多大区别。屋子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,没有空调、冰箱,一个风扇是十年前买的。

 林华蓉的家里没几件家具。

  林华蓉的房间在二楼,房间里很空,到长沙读大学后,她的床就被搬了出来,冬天回来,家人会把床搬进去,铺上被子将就,夏天就在二楼的客厅打地铺,“夏天热,没有空调,客厅通风好。”

  能证明这是林华蓉的“闺房”的,是一个角落,一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墙上有一条励志标语,是她高中时写上去的

 林华蓉高中时代贴在墙上的励志标语。

  “这个家庭,一般以下。”林华蓉的亲戚说。

  家里有四亩田,一年收入2000多元。林华蓉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,父母便出去打工了,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就交给爷爷奶奶抚养。再之后的年月,比林华蓉小六岁的弟弟,也是两位老人带大的。

  林孝俊说,他平时不敢回家,回家就要误工,要扣钱,“二十年中,感觉自己很努力,但生活还是绷得紧紧的。”

  为了省钱,他现在住的是160块钱租来的铁皮房,夏天酷热,就睡到铁皮房外面的水泥地上。

  2007年,林孝俊有了点积蓄,本想着可以松一口气,给父母儿女好点的生活,但村里开始了建房热,村民们把老房子盖成了楼房,“建二层都丢人,别人会笑话你没本事,要建三层。”那年,林华蓉家建房子花了二十多万。

 林华蓉初中时的奖状。

  林华蓉读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现在的学费、生活费加起来要一万五千元,弟弟成绩一般,今年中考没被公办高中录取,只能读民办高中,一学期学费5000元,加上生活费也要一万五千元,被村里人称为“贵族学校”。

  这让林孝俊感觉到压力,朋友圈里,他总是失眠。一个月前,他在朋友圈转了个视频,视频里,一个男人拉着车,车上有老人孩子,男人使劲往坡上爬。林孝俊说,这就像他自己,脚一打滑,一个人都要完了。

  在惠州一个鞋厂打工,除了租房子和生活花销,林孝俊一个月省下3000元左右,一年纯收入也就三万多元,除去两个孩子读书生活费,几乎没有积蓄。

  林华蓉一个月生活费是1000元。一位大学同学说,林华蓉在学校穿着很朴素,经常都是那么一两件衣服,但洗得很干净,打扮得一丝不苟。

  有时月末,她每天只吃两顿饭,“现在一个盖饭都要十几块钱,一天吃饭都要三十块钱,一千块钱生活费不够花。”有时候同学问她为什么不吃饭,她说自己减肥,“但明明看到她有时候会在晚上泡面吃。”

  林华蓉在学校是入党积极分子,得过助学金。她一个同学说,在第二年,林华蓉主动把助学金让了出去,说班上还有比自己更困难的同学。

  14岁的弟弟也意识到,“我的家里在班上同学中算穷的,在村里也是一般以下。”

  弟弟和姐姐平时交流不多,他有时不懂姐姐。看到弟弟成绩考得很差,她会大动肝火,“我挺怕她的,那时候她很凶。”

  在姑姑林小莲的印象里,华蓉长大了,心里承担的东西越来越多,但她不说出来,就是倔强地扛着,“她和我关系很好,但从来不向我要钱,给都不要。”

 林华蓉出事后,弟弟坐在窗前,终日不出门。

  

  穷日子太久了,总会希望寄托到孩子身上,读书是唯一的出路,村里出了几个大学生,出去之后,在外面买了房,成了城里人,到了城里,生活就宽阔了。

  林华蓉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高中时就对奶奶说,将来考上大学,要把爷爷和奶奶接到城里住,让他们享福。

  奶奶格外心疼这个孙女,林华蓉高二的时候,老人去县城租了个房子去陪读,“一是不放心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城里上学,二是照顾她的生活,让她用心学习。”

  林华蓉最后读了一个大专,但对没有出过远门的爷爷奶奶来说,孙女已经“很成功了”。在村里,这个女孩令人羡慕,身高一米七,长相俊俏。奶奶想着,大学毕业,一定找个好人家嫁了。

  弟弟说,姐姐希望成为一名护士,以后到军队里的医院上班,找个军官当男朋友。

  弟弟把姐姐的这个秘密告诉奶奶,奶奶笑得合不拢嘴。孙女马上要毕业了,梦想就能实现了。

  这次离家之前,林华蓉到县里给爷爷奶奶弟弟各买了一件衣服,那是她大学省下来的生活费。

  三件衣服加起来,不到一百块钱,给奶奶换衣服的时候,她哭了,奶奶一直穿邻居淘汰的衣服,她说,“以后,我毕业了,再也不让你穿别人的衣服了。”

 林华蓉离开前,花了19元为奶奶买了件衣服。

  离开前,她和弟弟吵了一架,她想让弟弟去补课,弟弟没有同意,她骂了弟弟一顿,“我们考上大学了,日子过好了,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  林华蓉爷爷说,“假如不出事,这个家,就从一般以下到一般以上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林孝俊心里已经没有关于家的未来,“我一闭眼,就是女儿对我笑。”

  但一周前,林孝俊还是烧掉了女儿所有的衣服,选择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山坡。

  火光吞噬了所有的颜色,灰烬随风飘远。

责任编辑:张迪

静海到哪个男科医院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